1. 首页
  2. 财经

中国咖啡往事

中国咖啡被一家争议不小的创业公司带到了世界的舞台上。

5月17日,中国咖啡第一股瑞幸咖啡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,这家2017年6月才注册成立的公司,以光速登上资本市场,创造了全球最快IPO的记录,从成立到上市仅用540天。瑞幸咖啡首日开盘涨幅一度达50%,市值最高为60亿美元。四个交易日后又迅速回落,跌破发行价,市值降至34亿美元。

中国咖啡往事

对于瑞幸的上市,中国咖啡行业的感情是复杂的。一方面,瑞幸咖啡无论是快速开店,还是背后的资本运作,都跟行业过去的路数不一样,甚至有悖传统经营思路;另一方面,中国咖啡行业一直活在星巴克、雀巢等外企的阴影下,有一个新玩家撕开局面,让行业看到了希望。

回首过去,中国咖啡的消费历史并不长。如果从1836年前后广州十三行附近的第一家咖啡馆开业算起,中国咖啡大约有接近200年的历史;如果按照1984年麦氏咖啡(后改名麦斯威尔)进入中国、咖啡飞入寻常百姓家算起,那么历史不过30余年。

对于茶文化底蕴丰厚的中国而言,咖啡是“舶来品”,一开始就被打上了外来者的烙印。咖啡在中国有今天的局面,是众多创业者趟过无数坑、一步步渗透的结果。

01  茶文化里的外来客  

1904年,地处深山的大理宾川县朱苦拉村发生了一场小规模械斗。

对战的一方是血气方刚的彝族小伙,他们是朱苦拉村民;另一方则是附近一带的恶霸,时不时带着手下骚扰村子,甚至武力抢夺村里的年轻姑娘并贩卖到山外。朱苦拉村的小伙子们心里苦,偶尔偷鸡摸狗也就忍了,年轻姑娘都抢走了大家都将成为光棍,忍不可忍之下,小伙子们选择反抗。

一开始,朱苦拉村民靠人数优势占据上风。可是无奈,对方武器精良,恶霸最后用火枪轻松翻了盘,战胜了手持镰刀、锄头、棍棒等农具的村民。彼时,还是清朝光绪年间,摇摇欲坠的大清帝国早已无力治理边陲小地,恶霸上下打点后,县衙对朱苦拉村民的惨痛遭遇不理不睬。

打也打不过,告也告不赢,朱苦拉村民一时间没了办法。这时有人建议说,宾川县县城来了一群蓝眼睛、高鼻梁的外国人,他们精通法律,可以与县衙的官员平等对话。村民很快就行动,正好找到了在县城传教的法国人田德能。田德能帮助村民打赢了官司,随后在朱苦拉村建了天主教教堂,并在教堂后院种下了一颗咖啡树树苗。

这是中国最早的咖啡引种记录之一。这段故事散乱地记载在《宾川县志》《宾川县统战志》《云南天主教史》等书籍当中。至今,朱苦拉村仍完整的保存了中国唯一现存的古咖啡林。

当法国传教士田德能从教堂后院咖啡树上,摘下第一颗樱桃样的咖啡红果子时,他或许没有意识到,已经掀开中国咖啡的新篇章。朱苦拉村的星星之火,点亮了云南咖啡种植的百年历史。

种植归种植,中国咖啡的消费历史可以追溯的更早。

1836年前后,作为通商口岸的广州十三行附近,开出了大陆第一家咖啡馆。这是一家丹麦人开的咖啡馆,主要是给远在异乡的外国人提供一点家乡味道和精神慰藉。虽说并不禁止中国人进入,但消费价格高、接受度低还是让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望而却步。

那时的咖啡还不叫咖啡。嘉庆年间编纂的《广东通志》里就曾经提到,“黑酒,番鬼饭后饮之,云此酒可消食也。”这里的“黑酒”就是咖啡,“番鬼”、“黑酒”这些字眼,甚至带有一丝排外和抵触情绪。

30年后的1866年,美国传教士高丕娣夫人编写的《造洋饭书》则将咖啡音译为“瞌肥”,更没有什么美感,与日后成为小资生活标签的高级画风迥异。要是这名字延续到今天,姑娘们估计早就躲得远远的,更不会有今天咖啡的流行了。

此后,咖啡还有诸如加非、架非等多种翻译。直到1915年,中华书局出版的《中华大字典》,才第一次提出目前常用的“咖啡”,之后《辞源》确认了这一翻译。

当然,不论是从朱苦拉村的咖啡引种,还是广州十三行的咖啡馆,亦或者是《中华大字典》第一次确认咖啡的写法,总体而言,咖啡在中国的历史并不长。毕竟,在世界上,早在公元6世纪的埃塞俄比亚,咖啡就已经第一次被发现,16世纪战争又将咖啡带给了欧洲人。

作为“舶来品”,咖啡在饮茶大国中国一开始就被打上了外来者的深刻烙印。在中国咖啡的发展史里,很长时间内咖啡一直仅限于达官显贵,平常百姓很少有机会接触到。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,已经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的事情。

可以说,咖啡在中国有今天的局面,是一步步被大众接受和消费的,背后是一批批前仆后继的创业者。不过,与国外相比,迄今为止咖啡在中国的消费量还是很低,并且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在速溶咖啡手里。

02  现代咖啡的三次浪潮  

1984年,麦氏咖啡(后改名麦斯威尔咖啡)进入中国,打响了中国速溶咖啡的第一枪;四年后,雀巢在东莞成立了东莞雀巢公司,正式进入中国市场,几经努力最终成为速溶咖啡的老大。

速溶咖啡是中国咖啡的第一次浪潮,也正是这一次浪潮让更多的中国人开始了解并接触咖啡。不过,这并不是一次美好的经历,中国人对于咖啡的苦涩味觉记忆也多半来源于此。

让速溶咖啡流行起来的是战争。二战时期,作为军粮供给,美国士兵都会分到速溶咖啡,这是他们的提神工具。但为了节约成本,用于制作速溶咖啡的咖啡豆质量并不高,多是粗粝的罗布斯塔豆,再加上为了提高萃取率,就连不溶于水的木质纤维和淀粉都被水解技术转化为水溶性产品,这让速溶咖啡更加苦涩。因此,早期的速溶咖啡都得放方糖、奶精,否则苦味太重、难以下咽。

这被称为咖啡的黑暗时期。虽然速溶咖啡方便快捷,但也牺牲了咖啡豆本身的香气和风味。在中国,由于没有大规模经历速溶咖啡之前的手工萃取时代,直接跳到了工业化的速溶咖啡时代,因而直到现在,很多人对于咖啡的理解还是苦涩、难以下咽。

改观来自于星巴克带来的意式咖啡革命。

1999年1月,星巴克正式进入中国,在北京国贸一期开出了大陆第一家门店。彼时,北京四环还在建设之中,三环建成也不过几年时间,更别说脍炙人口的《五环之歌》“修完七环再修八环”。

星巴克开在了当时几乎唯一能容下它的地方。现在繁荣热闹的北京CBD在当时还不存在,国贸也只有国贸一期一栋大楼,隔壁的银泰百货、马路对面的央视大楼还是平地一片。更别提建外SOHO和光华路SOHO,连个设计草稿都没有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oyaochong.net/a/caijing/1078.html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180-0000-0000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crjwz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